EnglishChinese

有关法轮功问题的问答

问:中国政府为什么要镇压法轮功呢?

答:虽然不少中共高层官员及其亲戚是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带给社会巨大的正面影响,也是有目共睹的,而公安部门也进行了好几年的调查。中共当局怎么会不知道法轮功是正法;怎么会不知道李老师一直在教人做道德高尚的好人,一再教导学员不可干涉国家政治,不可违法乱纪。中共之所以反对并镇压法轮功的根本原因在於:他对人数众多的法轮功学员不信任。在中国大陆,法轮功的学员人数可能超过共产党员,据估计法轮功学员人数有七、八千万以上,而共产党员只有六千万。中共官方认为法轮功与其争夺群众,试图发展成为同中共政府相抗衡的政治势力。但是李老师仍然一直善意地向中共当局说明,无论现在或将来都不会干涉政治。

问:为什么说法轮功不是邪教?

答:法轮功不收分文、义务教功、教人向善、祛病健身,没有名册、没有教规、没有办公地点,想学就学、想走就走,何教之有。至於说邪教,应该人人得以除之,为何法轮功在世界上30多个国家都极受欢迎,许多地区甚至订立“法轮大法日”,难道他们都正邪不分吗?在众多法轮功学员中,没有贪污受贿者、没有吃喝嫖赌者、甚至连吸烟这种有损健康的行为都没有,人人都按照“真、善、忍”自我要求做个好人,如果这些都是邪的话,那什么是正的呢?

问:炼法轮功有什么益处?

答:法轮功祛病健身、使人心回升的例子数不胜数。她能使一个人真正地成为身心健康、道德高尚的人。真修法轮功的人,身体和精神的收益是难以完全用语言来表达的,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学呢?当你认真地看过《转法轮》和炼过功后,其中的益处您自会体验到。

问:法轮功是否有特定组织性?

答:法轮功非宗教、非组织,只重实修,不重形式。没有管理机构,没有办公设施,没有专职工作人员,也没有组织章程、学员登记这些事情。想学法轮功,就看《转法轮》;想炼动作,就去炼功点,有辅导员和老学员义务教功。法轮功之所以不重形式,实行松散管理,这是大法所要求的。法轮功直指人心,强调修炼要修心,同化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不修心只炼动作不是真正的修炼。修炼是自己的事情,谁也勉强不了,谁也代替不了。如果本人不想真修,来自外界的管理再严格也不起作用;反之,真修的学员,心怀「真、善、忍」 ?「以法为师」,他能够区分善与恶、好与坏,时时刻刻有心法管着自己,用不着别人管。

问:法轮功到底有没有叫人“不吃药”?

答:法轮功根本就没有要求不吃药,而只是讲出了「修炼与吃药」的关系。李老师在《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说:「人有病了当然要吃药啊,人有病了当然要去医院治病啊,人就是这样针对这个问题的,这没有错。」再说法轮功也不是用来治病的。《转注轮》(第2页):「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李洪志老师一再强调说,法轮功不治病,只为修炼的人净化身体。并多次强调危重病人和有精神病的人,不让进班不能学法轮功,而这些人就是不听。光练动作不按法轮功要求修心性还不如做体操,这种人也不是法轮功学员。如果这些人出了问题,能说是练法轮功炼的吗?

问:法轮功是不是宣扬迷信?

答:法轮功没有宣扬迷信。虽然法轮功中谈到有关佛、道、神的事情和人们还不能完全认识的超常现象,但却用现代科学和人体科学给予了解释。自古中国及世界各国几千年来都有对神、佛的信仰,这是不是迷信呢?目前科学还无法证实的东西,并不一定不存在,不能全都说成是迷信。

问:法轮功是不是宣扬“世界末日”?

答:中共中央电视台制作的“李洪志其人其事”节目中一些所谓的证人声称李老师曾宣扬世界末日等等,纯属虚构,是为了满足一些人的政治目的。李老师从来没有那样说过,而且在多次讲法当中,他一再强调只有邪教才宣扬世界末日的到来。中央电视台将李老师在录像中的一句话:“大劫难不存在了”的后半句删剪,只放了前半句“大劫难”。堂堂国家电视台如此愚弄百姓,实在是不应该。

问:敛财问题?

答:有人说李老师卖书赚了钱。目前国际电脑互联网可免费摘录所有法轮功的书、图书馆有借阅,而且不是专利指定的出版商,只要排版没错,我们也可购买,试问哪一个敛财的人会这么做呢?况且《转法轮》一书的市价为人民币12元,而最近出的一本攻击法轮功的书却卖人民币几十元。谁在敛财,一目了然。从常识上讲,难道畅销书的作者就不该从自己的著作中取得合法收入吗?

问:生日问题?

答:中央电视台指李老师编造生日,更改生日,虚构自己是《释迦牟尼转世》。但实际情况是文革中政府把生日写错了,而李老师只是请有关派出所把错了的生日改回而已。再者,在这个日子出生的人又何止万千?难道在这个日子出生的人就都是释迦牟尼了吗?那么在这个日子出生的那些罪犯呢?何况李老师也从来没有声称自己是释迦牟尼。

更可笑的是《人民日报》曾登一篇有一老妇人曾在几十年前为李老师接生的事,别说此80多岁接生婆拥有如此惊人的记忆力,她称:她清楚记得1952年为李老师接生时,是难产,用了催产素。单单她所用的催产素,在那年还未临床大面积使用(可查哥伦比亚百科全书--催产素发明应用的日期为1953年),作为一个泱泱大国的报纸的可信度足以令人怀疑。

问:炼法轮功会不让吃药吗?

答:李老师从未叫学员不吃药,对於放不下自己的病的学员,李老师反而要他们赶快去看医生。事实上,法轮功具有神奇的 病健身功效,许多学员学炼之后,病痛消除了,所以才自动停止服药。在大陆一些修炼法轮功的医学人员曾对北京市区12731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调查,其中有11892人炼功前是有病的,炼功后11785人疾病好转或完全康复,完全康复的有6962人。

问:炼法轮功会不会出偏、走火入魔?

答:法轮功是正法修炼,要求炼功人的主意识一定要清醒,心一定要正,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知道自己在炼功,以修心为首要,从而达到长功的目的,所以是不会出偏和走火入魔的。

问:如果炼法轮功不会出偏,那“1400例”是怎么回事?

答: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且不说当年刘少奇被打成卖国贼时的“铁证如山”,单看这1400例后隐藏着多少收买、恐吓、栽赃,退一万步说,就算1400例都成立,那按照全国修炼者总人数的比例(以前官方统计为七、八千万,后又统计为二百三十万法轮功学员)1400除以二百三十万只是相当於0.07%(我们是从1992年法轮功的传出到1999年政府的统计这7年中按以上的计算是0.07%),比起中国统计年鉴1998年全国平均死亡率0.65%,比起全国的每年平均死亡率要低几十倍,足见法轮功之超常。试想,如果我们所认识的法轮功学员中有一个真正因为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修心炼功而出偏、自杀、杀人的,恐怕不用政府说,许多人自动就不炼了。现实是,尽管政府如此大动干戈地造谣、打压,绝大部分法轮功学员不但不妥协还变得更加坚定。这本身就说明真理的力量。

问:法轮功是否在参与政治?是否会被人利用?

答:关于什么是政治和参与政治,不同的人心中可能有不同的定义。但无论大家对“参与政治”这个概念是如何界定的,法轮功的修炼原则金刚不动:任何用法轮功的名义追求“改朝换代”,或者者在政治斗争中谋求个人权力和名利等行为,都是与法轮功的修炼原则和修炼目的背道而驰的。因此真正的大法弟子都会自持自重,按照真善忍的标准约束自己的心性和言行,同时对众生平等对待,劝善不分政治背景、种族、性别年龄、文化层次与社会阶层。

有的朋友问,即便是修炼团体,人一多也会什么样的人都有;另外你自己可以在个人层面上恪守原则,但如何保证不被别人和别的政治团体利用?

其实修炼群体和世间任何常人团体都有一个本质的不同,就是某个个人是否属于这个修炼群体,不看此人外形上是否与修炼人来往、使用类似的名词、甚至同行同住,而在于其人内心是否真诚地主动用修炼的标准要求自己的思想言行,而且其人炼功、学法的目的是否符合修炼的要求也决定着一个人是否能够成为真正的修炼人。用个简单的例子比喻:一个运动场上很多人在参与体育锻炼,但并不等于所有的人都是竞技运动员,更不意味着大家都可以入选奥林匹克,因为大家锻炼的目的、水平都不相同,而成为奥林匹克参赛运动员是有一定标准的。

任何想利用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人,都会受到后者的自觉抵制,因为每个真修者都受着更高道德标准的约束,泾渭分明。法轮功没有会员制、也不允许常人企事业单位的行政管理体系,因此对于打着法轮功或者法轮功学员的名义干坏事的人,法轮功虽然不象佛家的庙、道家的观一样可以将异类逐出山门,但天法不可欺,任何败坏法轮功声誉、起到干扰、毁坏法轮功学员作用的生命,都必将自己承担后果,受到天理的惩罚。这些个别人的不良行为不是法轮功让他们那样做的,应该由他们自己负责,更不能代表法轮功和广大法轮功学员。

问:为什么说法轮功不参与政治?

答:如果认为法轮功学员是否参与政治,这点大可不必担心,因为学员之所以来学功的目的是为了德行高尚、健康身体,一个人本着“真、善、忍”自然能心胸宽广,与世无争。然而,政治中通常离不了尔虞我诈、追求名利、追求政治目标等等这些和法轮功学员完全背道而驰的内容。学员去北京上访和去日内瓦参加人权会的目的不为名、不为利,只为让老百姓能炼炼功有个合法的炼功环境,为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真相,仅此而已,没有任何政治纲领、政治目的可言,相反,是为了让人不要把我们硬拉入肮脏的政治斗争。

问:法轮功不参与政治,为什么也谈“人权”?

答:法轮功要求修炼者以“真、善、忍”为行为准则,寻求道德的全面升华,这就要求修炼者处处本着善念,不能参与对权力、名利的争夺,而政治活动的宗旨是谋求政治权力,这与法轮功的准则是背道而驰的,所以法轮功不参与政治是由其功法本身的特点所决定的。

但是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也需要有最基本的生存与修炼条件,法轮功修炼者所要求的条件就是有一个堂堂正正的读书和炼功环境。但是在中国大陆,即使是当局打压法轮功之前,这样的条件也是不能满足的:《转法轮》这本书出版不久就被迫停印;法轮功炼功点时常受到警方的监视、干扰。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情况更是急转直下,法轮功的书籍遭毁禁,很多修炼者被非法拘禁失去人身自由,有的甚至被刑讯致死。在此情况下,法轮功修炼者当然要走出来为争取生存与修炼的权利而奔走呼喊。一个人信仰什么完全是自己的事,不管人与人之间的信仰如何不同,人人都有保持自己信仰的权利,信仰自由是人的生存条件之一,这已是在世界范围内达成共识的,也是《宪法》规定中国公民所应享有的基本权利,法轮功修炼者要求归还的就是这样一个天赋人权。

问:法轮功学员不断上访,这与“真、善、忍”是否违背?

答:法轮功提倡“真、善、忍”,学员首先要“真”,做到讲真话、办真事。如果明明是正的而政府非要说成是“邪”的,那当然要澄清真相。谈到“善”,法轮功学员不抱恶意,没有任何激烈、冲动的行为,听不到一句粗鲁的话,找不到任何对人或物的损伤。只是合法地采用宪法所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力--上访。和平安静地请求政府给予一个炼功环境,何罪之有?(这是在向各地政府反映无望、遭到无端殴打、拘禁的条件下,不得不向中央反映事实。)

至於说到"忍",从"中南海事件"至今,成千上万的学员遭到恐吓、殴打、监禁甚至酷刑,然而却从未发生过一起警察或其他人员遭到法轮功学员的回骂和还击,尽管政府如何说法轮功的不是,却不得不承认这群老百姓真正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试问当今社会有几个能真正做到呢?更何况这些学员上访是牺牲个人利益、为更多的人、为真理而付出,这里包涵的"真善忍"境界早已超出了世人理解的范畴。

问:为什么会有很多的科学工作者炼法轮功?

答:有的朋友可能会觉得奇怪,搞科学的人为什么也相信神、佛呢?这不是相互矛盾的吗?

事实并非如此。科学是人类对客观世界的探索活动,科学理论的建立源于人对客观现象的解释,也就是说,客观现象是科学解释世界的基础。与客观现象相冲突的理论被科学视为谬误;能解释现有现象的理论被科学视为暂时的真理,并将在今后的观察中不断接受检验。而目前无法解释以及尚未被揭示出来的现象被科学视为未知世界。

迄今为止,在有神还是无神这个问题上科学界并没有得出结论,因为没有任何一个科学观测和实验可以否定神的存在,而对于目前人类已经有所了解的一些神奇现象,科学界的观点是证据还不够充分,有待进一步证实。所以目前科学既不支持有神论也不支持无神论,科学工作者相信神佛也就不足为奇了。

从近代到现代有很多科学家是有宗教信仰的,其中包括伽利略、牛顿等一大批著名科学家。今天在西方信仰天主教和基督教的人占人口的比例相当大,信教的科学工作者不计其数,有的科学工作者还用现代科学的手段来证明《圣经》中的一些神迹的真实性,他们并不认为科学与宗教是根本对立的。

中国大陆由于受文革、“破四旧”的影响,不少人对科学与有神论之间的关系有一种误解,其实这两者并不是对立的关系。把神佛冠之以“迷信”的帽子,再假借科学的名义予以封杀,这是文革中一些政客的惯用的手段。对于这个问题,科学工作者心里应该是清楚的。今天何祚庥等人为了制造轰动效应,谋取个人名利,丧失了科学工作者应有的良心,重演文革故技。他们利用人们对上述问题的误解,打着科学的幌子,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起事端,以便个人出名。这样的科学败类,至今仍在招摇过市,这才真正是科学界的耻辱。